「APY成瘾」:AC留下的DeFi残局

admin 币圈空投 2022-03-29 15:47 361

摘要:上周末,DeFi领域的灵魂人物AndreCronje清仓了自己在Fantom生态的所有资产,并宣布离开DeFi和加密领域。Fantom生态...

上周末,DeFi 领域的灵魂人物 Andre Cronje 清仓了自己在 Fantom 生态的所有资产,并宣布离开 DeFi 和加密领域。Fantom 生态应声下跌,Token 价格和 TVL 在短短数月内经历了极端的「过山车式」体验。

实际上,DeFi 在 AC 离开之前就已经呈现出明显的疲势,Solidly 本来是他重振 DeFi 的契机,但却还是以失败告终。DeFi 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未来又该如何发展?

领袖的离开

收益优化「成瘾者」

在 AC 退出加密行业后,出来了不少介绍他生平的文章,大多数都是在罗列这位 DeFi 领袖的「硬核」开发生涯。但人们好像忘记了他对金融收益优化的强烈兴趣。纵观他的加密生涯,这似乎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

在成名前,AC 总是会去寻找 Aave、Compound 等借贷平台上的最优收益策略,并不断地在这些平台间跳来跳去。不过这种做法不仅 gas 费高,还很浪费时间,于是 AC 便把这个寻找最优收益的过程写成了代码,取名 iearn。为了让代码更加准确,就需要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进行更多的存提款操作,Yearn 就这样诞生了。

这是一个简单的收益优化器,将资产存入其中,平台就会自动为用户执行最优化的收益策略。尽管后来推出了与 Uniswap 等 DEX 合作的流动性挖矿,以及更为复杂的 YFI Token,Yearn 的核心理念仍然十分简单,就是为用户提供最简单和最优化的金融服务。在 AC 看来,「Deposit And Forget」是 DeFi 产品的精神与灵魂。

SOLID:Andre Cronje 的滑铁卢

在「Curve 现象」出现后,AC 又一次看到了 DeFi 的希望。他想结合 veToken 和协议拥有流动性模式的潜力,重振 DeFi。1 月初,AC 一天连发三文,阐述了自己新项目 ve(3,3) 的愿景,沉默数月的 DeFi 社区瞬间一片哗然。

ve(3,3) 或者说现在的 Solidly 同样是一个收益优化器,通过持有更多的 SOLID Token,用户可以为自己的资金池投票并获得更高的收益。

Solidly 本该是 AC 的巅峰之作,但最终却成了自己的滑铁卢。

一切似乎都从与 Daniele Sesta 的合作开始出错。后者是 Frog Nation 的创始人,也是 DeFi 领域的又一个灵魂人物,他创造的 Abracadabra.money 以及 Wonderland 曾只手撑起了 Avalanche 生态的 TVL。

这是一次强强联合,Daniele 负责 Solidly 的宣发及公关事宜,AC 则一如既往地埋头开发。结合 Frog Nation 以及 Yearn 生态力量的 Solidly 能让任何一个 OG 协议黯然失色,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Frog Nation 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在 1 月 27 日 Frog Nation 的 CFO 0xSifu 被曝曾涉嫌参与多个诈骗团伙,社区又一次炸开了锅。在社交媒体上一向不活跃的 AC 立刻在推特上做出了回复,指责 Daniele 的失职。这时的 AC,已经有了明显的疲态。

最终,Daniele 不得不退出 Solidly 的开发,赶回自己的后院救火。尽管这次事件没有对 Solidly 造成严重的影响,Fantom 的 TVL 也始终一路飙升,但 Daniele 的离开却为 Solidly 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要知道,AC 对公关可谓是毫无经验,在社交媒体上也常是「失踪」状态,在 Daniele 离开后,AC 不得不一个人应付公关和开发两份工作。更重要的是,原本的生态联合如今变成了 AC 和 Fantom 生态的独角戏,而人们很清楚,靠 Fantom 的原生协议撑起 DeFi 半边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这种问题其实在 Solidly 上线之前就已经出现了端倪。为了获得 SOLID Token 的初始配额,协议的 TVL 必须排在前 20 名里,但原本相对良好的竞争,在 veDAO 这个外来协议的截胡下变得乌烟瘴气。

各种联盟和吸血鬼攻击此起彼伏,协议也开始向用户提供越来越离谱的 APY 以争抢 TVL,没有人愿意再专注于产品的开发。然而 AC 不仅没有及时矫正这种行为,反而是火上浇油,鼓励 TVL 竞争,这让很多 Fantom 原生协议的用户积下了不少怨恨情绪。

在 Solidly 正式上线后,开发团队的问题彻底暴露了出来。前端 Bug 导致用户交互体验极差、资金池漏洞让不少人流失了大量资金、Fantom 网络的严重堵塞,使 AC 的推特里充满了着谩骂之声。

在项目的糟糕表现和社区的舆论压力下,AC 删除了自己的推特账号,并最终选择了离开 DeFi 和加密世界。

DeFi 的问题出在哪里?

「APY 成瘾」

作为开启 DeFi Summer 的灵魂人物,AC 和他的 Yearn Finance 似乎从一开始就为 DeFi 植入了「追求 APY」的念头。尽管理念本身并没有错,但和很多事情一样,一个好的念头也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

在 DeFi 诞生初期,像 Aave、dYdX 这些主流协议提供的是真正去中心化、便捷群众的金融服务,协议没有自己的 Token,专注于产品的创新和体验的优化。

但不久 Compound 就推动了一波新的浪潮,即流动性挖矿。通过提供自己的 Token COMP,Compound 能够为平台的流动性提供者提供更高的 APR。一时间,Compound 的市场占有率大幅飙升,DeFi 的风向标也逐渐开始倾斜。

之后便是 Uniswap 等专为交易 Token 的 DEX 崛起,流动性挖矿也成为了协议启动的主流模式。从这里开始,DeFi 对 APY 的依赖越来越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为了解决 DeFi 1.0 流动性跑路引发「矿难」的问题,以 Olympus 为代表的 2.0 协议提供了更高、更持久的 APY,然而 2.0 模式的 DeFi 协议显然已经变得非常极端。

对于 DeFi 1.0 协议来说,获取流动性是为了促进去中心化的市场交易,但 2.0 协议却没有任何实用场景,反而更像一场庞氏骗局。所谓的「协议控制流动性」成了团队快速笼络资金,甚至是大搞 Rug 的途径。

而随着 Curve War 兴起的 veToken 模式,同样陷入了 APY 战争的泥潭,协议之间竞争的不再是应用场景和用户体验,而是更高的 APY「贿赂」。

Solidly 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这种恶性的 APY 竞争。类似 veDAO 这样的协议,在没有为 DeFi 带来任何实质的创新的情况下,单纯依靠更高的 APY,就抢占了 Fantom 原生协议的大量 TVL。这种现象对认真做开发的团队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也为更多投机项目的产生开了头。

自流动性挖矿兴起后,DeFi 就逐渐走上了歧路,协议解决的问题不再是如何为用户和行业提供更稳定、更便捷的金融服务,而是如何提供更高的 APY、获得更高的 TVL;用户也不再把 DeFi 当作稳定收益的来源,而是投机的渠道。新出的协议要做什么不重要,只要 APY 够高,就不顾一切地往里冲。

与一年前相比,如今的 DeFi 已经变得乌烟瘴气,成了一个 APY「成瘾者」。

Token 赋能

与流动性挖矿一起诞生的,还有 DeFi 领域的「Token 文化」,但和公链不同,为自己的 Token 寻找价值赋能一直是困扰 DeFi 协议的主要问题。

对于 Uniswap 等 DeFi 1.0 应用来说,Token 是协议用来吸引流动性的工具,流动性提供者为交易池提供流动性,并收获协议原生 Token 作为回报。这种模式开始时产生了显著的效果,但很快就暴露出了弊端。作为协议的使用者,用户其实并不需要协议的 Token,换句话说,这些原生 Token 是无法捕获和分享平台创造的价值和收入的。

以 dYdX 为例,用户进行日常的合约交易操作与 DYDX Token 毫无关系,其功能也仅限于治理投票、交互折扣等「无关紧要」的方面。因此对于流动性提供者来说,原生 Token 并没有长期持有的价值,挖提卖成了巨鲸们的常规操作。一旦 APY 开始下降,这些「雇佣兵」资本就会跑路,然后引发「矿难」。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DeFi 2.0 干脆把 Token 变成了协议本身,用户想要使用协议,就必须持有协议 Token。但为了保证更高、更持久的 APY,对 Token 本身的稀释反而变得更为疯狂。

DeFi 2.0 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实际的用途,协议就像一个庞氏骗局,依靠不断流入的资金为协议提供「背书」,并为 Token 持有者创造虚假的 APY。Token 价格完全是依靠用户对「协议背书」这一承诺的信任。但我们知道,这种背书从来没有发生过,Token 的价格最终也一泻千里,让 2.0 成了平均寿命最短的 DeFi 版本。

在 Curve War 火起来后,Token 赋能的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决。通过向锁仓的 veToken 赋予收益投票权,Token 对流动性提供者有了些实用性,不过这种实用性带来的价值赋能仍然是有限的。

以 Curve 为例,对于流动性提供者来说,尽管持有更多的 veCRV 能带来更高的 APY,但收益最终还是以 CRV 结算,要么锁仓,要么卖掉,没有别的作用。也就是说,veToken 的模式只是为了缓解原生 Token 的抛售压力,仍然不能捕获协议本身的价值。

实际上,AC 本人也曾公开质疑过「Token 文化」对于 DeFi 的必要性。的确,即使没有 Token,DeFi 协议也能为用户提供便捷的金融服务。

不是说 DeFi 协议不可以有 Token,「Token 文化」的本质在于,持有 Token 的用户能拥有网络的一部分,通过 Token 捕捉网络成长所创造的价值。但就目前来说,DeFi 协议的 Token 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凯撒走了,谁来继承 DeFi 旗帜?

AC 的离开为 DeFi 留下了一块空白,但也帮这个空间带走了不少淤泥。尽管没有人知道 DeFi 未来会如何发展,但通过此次事件我们可以去反思,究竟什么样的 DeFi 才是可持续且有价值的。或许,他的离开会成为 DeFi 发展的又一转折点。

LUNA:在质疑声中成长

LUNA 一直被很多人看作是庞氏骗局、是「空气币」,但无论是之前的恐慌行情,还是此次 AC 离场事件,Terra 的 DeFi 生态都经受住了考验,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诚然,Terra 确实存在「死亡螺旋」的风险,但它真正的价值却是很多人没有看到的。

Terra 所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区块链技术改善电商的支付流程。长期以来,加密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都有一道天然屏障,Token 价格因为波动幅度大,无法被真正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因此 Stablecoin 成为了桥接这两个世界的重要工具。

但与大部分算稳协议不同的是,Terra 真正考虑到了法定货币的强区域性。其 Stablecoin 体系实际上是一套丰富的货币组合,与各类法币挂钩,并通过生态内的实体应用满足不同区域和场景的需求,这其中就包括了美元、韩元、泰铢等。

在链下,CHAI Pay 帮助企业和个体打通了电汇、本地网关、信用卡等 20 多个支付渠道,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成本;在链上,用户则可以通过 Mirror 获得交易美股的敞口。Terra 生态内的各种投资需求,最终都传导回 UST,以 LUNA Token 的形式为持有者捕获网络创造的价值。

在 DeFi Summer 初期,Compund、Aave、Yearn、Curve 这些 OG 项目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它们致力于为普通群众提供触手可及的金融服务,这才是市场和广泛受众真正需要的,也是能创造真正价值的产品。而 Terra 能获得今天的成功,也是同样的道理。

「DeFi 不是一个人的世界」

DeFi 甚至是整个 crypto 领域还是充满了个人崇拜的情绪,从这个角度来说,AC 的离开也是一件好事,它为其他开发者留下了更多的发展空间,也让整个行业变得更加理智。

在 Andre 退出后,Fantom 基金会发表了声明:「Fantom 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团队」。

Yearn Finance 成员在推特上认可团队的贡献,并表示未来还会继续为 DeFi 带来更多创新产品。

社区也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维护必要的基础设施。

DeFi 未来的发展路径永远不止一条,重要的是有更多的开发者愿意为这个领域默默做出贡献,庆幸的是,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