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治理代币的价值来源

admin 区块链空投 2022-03-29 15:39 119

摘要:文章看点:1.治理代币在商业组织价值交换中的作用2.“治理权”是现代商业组织中“生产者的重要权益3.治理代币对...

文章看点:

1.治理代币在商业组织价值交换中的作用

2.“治理权”是现代商业组织中“生产者的重要权益

3.治理代币对生产者的激励作用和对去中心化组织的监督作用

4.用户通过治理代币参与组织治理

一、前言|Crypto的涅槃:DeFi治理代币

提起加密货币你会想到什么?是口无遮拦,一条推特抹去千亿市值的马斯克,还是用可爱中带着讥讽的柴犬做代言的狗狗币,又或是各国央行摩拳擦掌即将推出的主权数字货币?

毫无疑问,2021年加密币市场造梗无数。这一年也是加密币的底层区块链技术从少数团队的代码库中走向主流应用场景的关键年份。

不过,正当众人满眼困惑地试图将央行数字货币、狗狗币、比特币、柴犬币这一切联系到一起时,一类可能是未来十年最有潜力的资产正悄然崛起。在比特币这个主角之外,聚光灯也给到明星DeFi项目发行的治理代币身上。大名鼎鼎的UNI、SUSHI、AAVE都属于治理代币。

然而,区块链项目的治理代币曾饱受诟病,被冠以“空气币”的恶名,仿佛几个人在笔记本上敲几页代码就可以发行一个币然后圈钱无数。2017年ICO闹剧一地鸡毛后,治理代币的声音沉寂良久,风险偏好下降的投资者愈加保守,主流币市值从项目平台币向价值储蓄币比特币靠拢。

这潭死水在2020年的夏天重获新生。这年的六七八三个月里,去中心化金融(DeFi)生态中的几个明星项目在获客、运营、技术、融资方面均获得突破。区块链平台首次在真正意义上落实了应用场景,获得了用户增长。

用互联网企业的话术解释就是,在0-100的路上完成了从0-1这一最艰难也是最关键的进化。去中心化券商UniSwap和SushiSwap以及借贷平台Compound的相继登场在加密货币历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地位仅次于比特币的发行。

自此,加密经济摆脱了”空气币“的指责,由社区主导的区块链平台具有了被验证的商业模式,包括与用户的价值交换、现金流的持续产生和用户网络效应。用户使用某平台的服务并向该平台交付费用,当用户认为平台服务满足需求时,就会留存下来反复使用并付费,甚至会通过推荐来扩展营销链路。在DeFi平台上我们已经看到了与法币体系下传统公司并无二异的商业模式。

比如,用户可以在SushiSwap上购买或者兑换加密资产,而每进行一次交易用户就要向Sushi支付0.05%的手续费,这类似我们在券商App上买卖股票或是在银行兑换货币时券商、银行征收交易佣金。当我们在加密借贷平台Aave上获得一笔小额贷款时需要向Aave支付0.3%的手续费。所有用过蚂蚁花呗借钱的用户对此类收费模式也不会陌生。

二、需求侧和供给侧:商业组织的模型

一文读懂治理代币的价值来源

我们说,任何一个营利性的组织,不论是企业还是加密生态里的DAO,其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就是价值交换。以组织本身为中介,这里所讲的“价值交换”存在两个维度。

在需求侧,价值交换以商业模式为实施形式,它体现为商业组织提供的产品/服务与用户之间的价值交换。产品为用户带来好的体验、解决用户需求,用户反哺给商家费用。用户缺少的是产品,盈余的是钱。商家缺少的是钱,盈余的是产品。理想状态下,如此往来,价值交换使得双方边际福利均提升。

以消费者视角审视商业组织的价值交换,我们很容易把目光局限在需求侧,即用户与商家这一链路,而忽视供给侧。我们把价值链路细分,将商业组织作为一个实体,与消费者和生产者区分开。此处“生产者”这一概念是为组织提供生产要素的个人或实体,包含提供技术和管理才能的员工、提供创意的开发人员和提供资本的金融机构及投资人。

在供给侧,商业组织与生产者之间也在发生价值交换。生产者提供生产要素来获得回报,商业组织向生产者提供回报以换取由生产者提供资源而产出的产品。

三、没有治理代币的世界如何运转

传统商业世界的规则下,需求侧价值交换以法定货币为媒介,用户以法币的方式向商家支付以获取产品。法币作为由中央银行发行并获得政府信用背书的价值媒介,其共识在纸币出现后的千年里被不断强化和巩固。

2000年后互联网生态蓬勃发展,人类生活生产的诸多方面被搬到线上,代表着经济生活中价值交换共识层的货币也顺应数字化潮流发生改变。由电商和社交平台推动的线上移动支付是数字化法币现金,其价值及流通性由银行系统和中心化认证做保障。

比特币的发明催生了一批比数字法币更进一步的互联网原生货币,它们笼统地被称为加密货币。其中被广泛接受的有比特币和以太坊区块链的以太币。这两种加密货币的高共识度和强安全性使得人们在法币结算体系之外也能拥有可靠的价值共识通证。

比特币、以太币及其衍生出的庞大稳定币生态为价值交换提供了替代法币的强共识媒介,打通了需求侧。

然而在另一端,供给侧所仰赖的价值交换媒介不仅仅是货币。这一侧发生的故事更加丰富。需求侧是消费者和商业组织的互动,供给侧则是商业组织和提供生产要素的生产者的互动。

生产者所要求的除了单纯的金钱报酬,一个更重要的权益是治理权,包括人事任命权、现有资金分红权、未来现金流分配权、重大组织事务决定权,甚至细化到产品战略和功能的话语权。

在传统商业里,这一机制由一揽子由内到外的企业治理手段支撑。

我们做一个武断的概括,把生产要素分为劳动、管理和资金。

在企业内部,利益相关方包括劳动要素提供者以及管理要素提供者。员工福利受劳动法及公司内部奖惩制度约束,大企业还为长期员工提供股权激励。企业重大事项的决策过程由股东任命的董事会完成并交由经理人员执行。

在白纸黑字的制度之外,企业内部的治理还依靠道德及社会文化。不同公司的企业文化影响了决策过程是更加集中化还是更加扁平化,也影响着利益分配是否公平合理。

股东任命的代表资方利益的董事会是企业内外利益相关方的连接点,董事代表资金要素提供者投资人的利益。在企业外部的供给侧价值交换中,投资人通过由证券法律背书的股权来行使治理权并获得企业未来盈利的分配权。除了受股东监督,企业还受政府机关的监管。

四、治理代币101: 奖励生产者

加密经济体系中原生的商业组织建立在去中心化的架构上,而不是传统的股权所有制。另外,这些去中心化的社区大多不聘用正式员工,而是依赖社区爱好者自愿做贡献。在近十年的粗放式发展中,加密社区也没有被完善地纳入政府监管体系中。

这样,在我们定义的商业组织的供给侧价值交换链路里,生产者的治理权和分配权天然不被保障。

几个匿名程序员和加密文化信仰者创造出的平台无法取得信任及共识。供给侧缺乏价值交换媒介,使得引入一种数字商业世界原生的,用来维护生产者权益的治理机制变得尤为必要。治理代币应运而生。去中心化的商业组织通过发行加密治理代币赋予生产者金钱报酬和治理权益,以奖励他们为提供生产要素做出的贡献。

治理代币也是广义上加密货币的一种,利用数字加密技术确保交易者在无中间方担保时即可在区块链上验证每一笔交易的准确性。

它最基础的作用就是金钱等价物。去中心化商业实体可以以治理代币的形式奖励贡献者。比如,去中心化交易所SushiSwap向维护其平台的程序员发放$Sushi代币。以2021年六月均价,每个单位的Sushi可以兑换约9美元。

五、治理代币价值来源

当然,工资替代品只是治理代币最基础的作用。治理代币更宏大的价值在于其对发展了数个世纪的庞大、有效且缜密的公司治理体系的替代与变革。

治理代币赋予持有者投票权。治理代币持有人通过直接投票或者投票选出代理人来影响组织决策,这个机制替代了传统公司架构中的股权结构。代币持有人享受着类似股东的权益,掌握对现有资金和未来现金流的分配权,并具有对组织战略及执行的决定权。在微观层面,去中心化商业组织日常运营及产品开发中的种种改进提案都可以由治理代币持有人提出并投票。

治理代币提供了一个去中心化社区获得外部融资的渠道和治理手段。

传统商业世界中,初创企业通过出让创始人股份换取VC的天使投资,并在之后的融资轮直到IPO的过程中不断稀释股份来获得资金。在这个过程中,包括VC/PE、产业资本、主权基金在内的资本提供方以出资为代价换取公司的间接治理权。

在很多时候,风险投资基金在投后会加入公司的董事会以参与治理,公司重大人事任免和并购重组案也由股东决定。当去中心化借贷平台Compound寻求外部融资时,投资机构用资金来换取平台治理代币COMP。

作为类股权的权益证明,你可以把COMP理解为Compound发行的股票,COMP持有比例代表着投票权的大小,不但可以对运营、战略进行决策,更隐含了对利润的分配权。二级市场股票价值的重要锚定物就是公司未来利润的权益,股票价格的上涨代表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盈利不断向好的期待。像股票一样,治理代币是一种未来盈利分配权益的凭证。

治理代币机制使得供给侧价值交换更加扁平化。在传统的工资+股权模式下,同为生产者的劳动者和资方议价能力存在差异。作为产品和服务的开发、运营第一线,基层和中层管理人员人员虽然是付出劳动的一方,却只获得工资报酬,多数大型企业并不会为员工派发股票。这造成了劳动者与劳动产出品的异化。

他们付诸心血的劳动产物与他们自身是割裂的,劳动者并不直接享有产品的收益,因此他们的能动性便受到抑制。提供资本要素的资方通过资本寻租获得超额收益。

劳动者付出劳动,资方付出资金,然而相同单位的成本付出,资方的ROI大于劳动者。诚然,资本对商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不可磨灭。眼光独到的投资人为社会筛选出最好的创业团队并助推企业发展,他们理应获得资本支出的奖励。这个机制有其正面意义。然而,劳动者缺乏对劳动收益的参与感和个体主权,这会导致商业组织全要素生产效率无法最大化。

另外,以治理代币形式发放劳动报酬促进了供给侧价值交换的公平。通过提升劳动贡献者对劳动过程和劳动产品的支配感,他们也获得了更大程度的自我价值实现。相比股权,治理代币的加密背书与私钥特性给持有者更大的支配权和自我意义实现感,其包含的投票权将传统企业制度化的自上而下决策流程演变为新生的去中心化组织制度化的自下而上决策模式。

我们看到2020年“DeFi Summer”中崛起的这一批项目带来了全新的代币流通方法论。项目的治理代币不但通过融资向投资人发行以及奖励开发人员和社区贡献者,还直接以“空投”的方式奖励产品的使用者。

在传统商业领域几乎不存在企业用股权激励消费者,消费者更没有制度化的参与企业管理的渠道。小米在开发MIUI的初期曾搭建了富有人情味的用户社区,MIUI用户前一天提出的bug或者改进提案时常隔夜就在开发版上线。

微信产品经理张小龙曾“调侃”道全国每天有一亿人教他怎么做产品。仔细一想,真正以用户为本的产品本应该以用户声音为导向。然而,在大部分传统企业中,哪怕是小米这样的具有互联网原生社区基因的企业,消费者都缺乏制度化的参与企业治理的手段。

给消费者发放治理代币是一个大胆的尝试。这种多元化治理机制对治理效率提出考验。不过,在现实应用中,除了在重大产品迭代中给产品使用者直接发声和决策的机会,由消费者持有的治理代币发挥的主要作用是对管理层的制衡。

去中心化金融仍是一个缺少行政监管的处女地。协议的安全性、开发人员的道德风险、初创团队和VC机构投票权的集中化都无法完全避免作恶的可能性。作为产品的使用人,消费者是第一利益相关方,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在平台治理中拥有话语权。治理代币的存在是堵上这一漏洞的必要且最优解。

六、结语

人们在质疑治理代币的合理性时通常会问为什么传统的公司不需要“发币”,为什么区块链上的加密项目都争相发币,以及为什么几页代码搞出来的“加密货币”就可以市值千万。要承认的是,加密项目由于去中心化的特性天然缺乏制度化的组织治理架构,这让他们的公平性和合法性(Legitimacy)大打折扣,进而带来融资上的劣势和管理上的诸多漏洞。

治理代币的应用不仅填补了去中心化项目和传统公司在治理上的差距,更使供给侧价值创造更有效率,价值分配更加公平。比特币、以太币这些共识币的流通解决了需求侧的价值凭证,而治理代币则填补了供给侧的治理真空。

人们需要停止质疑治理代币。相反,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个项目没有发行治理代币?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